玛丽·约瑟芬·克劳利
Downton-abbey-lady-mary 510x510-1-.jpg
生平
生于 1891
婚姻
状况
配偶亨利·塔尔博特
居住地 唐顿庄园约克郡英格兰
称谓 玛丽小姐
玛丽·克劳利小姐(曾经)
玛丽·塔尔博特夫人
小姐
我的小姐
亲爱的(父母称)
玛丽女王(汤姆称)
资料
性别
身高 5'8" (1,73 m)
发色 深褐色/黑色
瞳色 褐色
家庭
近亲 亨利·塔尔博特(第二任丈夫)
罗伯特·克劳利 (父亲)
科拉·克劳利 (母亲)
伊迪丝·佩勒姆,原姓克劳利 (妹妹)
西比尔·布兰森,原姓克劳利 (妹妹) †
马修·克劳利 (第一任丈夫/远房堂兄)†
乔治·克劳利 (儿子)
未命名塔尔博特(儿子/女儿)
其他
亲属

查看详细列表

维奥莱特·克劳利 (祖母)
祖父
伊西多尔·莱文森 (外祖父) †
玛莎·莱文森 (外祖母)
哈罗德·莱文森 (舅舅)
姨姥姥
罗莎蒙德·佩恩斯威克 (姑母)
马默杜克·佩恩斯威克 (姑父) †
塔尔博特先生(公公)
塔尔博特夫人 (婆婆)
雷金纳德·克劳利 (远房堂亲/前公公) †
伊莎贝尔·克劳利 (远房姻堂亲/前婆婆)
理查德·格雷(前继公公/教父)
汤姆·布兰森 (妹夫)
西比·布兰森 (外甥女/教女)
玛丽戈尔德 (外甥女)
普鲁登丝·沙克尔顿(姻姨妈)
苏珊·麦克莱尔(表姑)
休·麦克莱尔 (表姑父)
罗斯·奥尔德里奇(表妹)
从属
职业 庄园共同所有人
女商人
忠于 马修·克劳利(第一任丈夫)
亨利·塔尔博特(第二任丈夫)
安娜·贝茨
查尔斯·卡森
西比尔·布兰森
汤姆·布兰森
西比·布兰森
乔治·克劳利
幕后
演员 米歇尔·道克瑞

Downton-icon@2x.png
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喜欢自恃冷酷,自私,傲慢的女人,我们大多数人都努力隐藏这一点。


玛丽·约瑟芬[1]·塔尔博特夫人(Lady Mary Josephine Talbot生于1891年,是格兰瑟姆伯爵罗伯特·克劳利与其美国女继承人妻子科拉·克劳利(原姓 莱文森)的长女。她与亡夫马修·克劳利所生育的儿子乔治·克劳利是当前的格兰瑟姆继承人。玛丽有两位妹妹,赫克瑟姆侯爵夫人伊迪丝·佩勒姆西比尔·布兰森,后者于1920年死于生育并发症。1914年,其未出生的小弟夭折于流产。 因为西比尔的关系,她成为了汤姆·布兰森的大姨姐,小西比·布兰森的姨妈与教母。1923年夏天,玛丽有了另一个外甥女——伊迪丝的私生女玛丽戈尔德。她还是上一任格兰瑟姆伯爵维奥莱特·克劳利的孙女,伊西多尔玛莎·莱文森的外孙女。1925年8月,玛丽在圣米迦勒与诸天使教堂亨利·塔尔博特成婚。

外貌

玛丽气质高贵,仪态优雅,品位时尚。她体型苗条,身材高挑,手腕纤细,手指修长。她总是身着华服,出众的美丽引无数男人倾心。她的眉如弯月,睫似墨钩,难得一见的笑容仿佛点亮了整个脸庞。她最初蓄着长发,但现在留着波波头。她的外表像极了母亲科拉

生平

1912年-1914年

玛丽两位堂亲詹姆斯和帕特里克的死讯传来,她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打乱了克劳利家族准备应对限定继承的策略。限定继承权要求家族财产,包含她目前的大量婚姻契约财产,一并跟随着伯爵头衔,只能传给男性继承人。家族计划安排玛丽嫁给帕特里克——排在詹姆斯之后的第二继承人,但玛丽对他并没有强烈的感情,甚至还反问为何她一定得穿黑色丧服。

玛丽的父母和祖母开始留心为她寻找合适的配偶,候选人包括克罗伯勒公爵伊夫林·内皮尔安东尼·斯特兰。她却被一位家中访客,内皮尔的朋友土耳其外交专员凯末尔·帕穆克所引诱,然而他却突然死在了她的床上。玛丽恼火的母亲科拉和女仆领班安娜帮助她把尸体从她房间抬回他住处,以阻止一场可能会毁掉她婚姻前景的公共丑闻。

玛丽与新继承人,也是她远方堂兄的马修·克劳利的关系一开始很冷淡,因为她听到他向他母亲抱怨他认为克劳利家将把女儿们“推给”他。她拒绝承认他是新的继承人,声称他“并非我们中一员”,而且“连刀叉都拿不对”。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两人关系越来越密切,情愫也在渐渐增长。1914年,马修向玛丽求婚,但她却谨慎地说等到八月的伦敦社交季结束后再回答他。然而,她的母亲再次怀孕了,如果生下男孩,他将取代马修成为新的继承人,所以玛丽在姑妈的建议下拒绝给马修一个答复。她迟疑的另一个原因是她觉得将不得不告诉马修自己和帕穆克的一夜“风流”。马修对玛丽可能的动机感到心碎与愤怒,便撤回了求婚,决定离开唐顿,但战争爆发了,他随即加入了英国军队。

1916年-1919年

马修离开后,玛丽与富有的报业大亨理查德·卡莱尔订婚,玛丽向他坦承了帕穆克的丑闻并请求他的帮助,以保证此事不被泄漏。他们计划在马修和他的新未婚妻拉维尼娅·斯怀尔结婚后,于1919年7月完婚。理查德爵士亦计划在附近购置一座豪宅,以便婚后搬进去住。拉维尼娅去世后,玛丽和马修旧情复燃。

2011圣诞特辑

她和理查德爵士的关系因此恶化,特别是她的父亲,认为即使这桩婚姻意味着财富与地位,她也不会感到幸福。1920年, 玛丽中止了与理查德爵士的订婚,并开始答应去美国母亲处避避帕穆克丑闻的风头(卡莱尔曾以公布此事来威胁报复,但最终却没有)。不久后, 马修单膝跪地再次向她求婚,两人幸福地订婚了。

1920年

马修与玛丽夫妇与1920年举行了幸福的婚礼,并前往法国度蜜月。玛丽得知父亲投资失败导致将会失去庄园,而马修可能从雷吉·斯怀尔那里继承了一大笔钱财。玛丽认为马修如果继承了这笔钱,庄园就会得救,但马修坚持不要这份遗产因为他对拉维尼娅的死感到自责。据说拉维尼娅曾给父亲写信告诉了他整个故事而雷吉仍然尊重马修立下这份遗嘱,马修却拒绝相信此事。于是玛丽询问了仆人,得知拉维尼娅的确给父亲写了这封信(由黛西寄出),马修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继承遗产并投资到唐顿里,拯救了庄园。

西比尔和丈夫汤姆·布兰森爱尔兰逃回来后,开始准备分娩。玛丽事先见过了她,此时西比尔再次提到她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将会在唐顿而不是都柏林接受洗礼,但汤姆却希望他/她像父亲一样皈依天主教。玛丽坚持西比尔不必接受此事,因为孩子也是她的。但西比尔告诉玛丽她并不在意,也不反对天主教传统,她深爱着汤姆,希望能如其所愿。于是玛丽承诺将会为站在他们这边。西比尔女儿的出生令玛丽和其他家人感到高兴,接着却对挚爱的妹妹的突然去世伤痛欲绝。玛丽给了西比尔最后一吻后说道,“再见,我亲爱的”。

玛丽信守了对西比尔的承诺,在自己侄女和教女西比尔·布兰森的信仰问题上站在汤姆这边,并和其他家人一道参加了西比的受洗。同时,她开始支持马修对唐顿的现代化改革,而这是她父亲一开始反对的。当她与马修计划要孩子时,却有迹象表明两人可能有生育问题。马修在赖德医生所开的一家生殖健康诊所偶然撞见正在进行一项小手术的玛丽,该手术可能提高他们的受孕几乎,结果也是成功的。两人之间尽管经历了一些波折与误会,最后感情还是变得愈发坚固。

2012圣诞特辑

1921年9月,怀孕八个月的玛丽与全家人一起前往苏格兰唐伊阁城堡度假。布兰森因未受到邀请而留守唐顿,但他对此不以为意。舞会过后,玛丽感到后悔并告诉马修她明日就返回唐顿。马修自愿陪同她,但玛丽坚持他留下来享受旅行最后几天的时光。

次日,玛丽一下火车就让安娜带她去一样,并通知丈夫她即将分娩。克劳利一家即刻离开苏格兰,马修更是以最快速度赶到医院见玛丽。玛丽顺利产下了宝宝,也将是新的继承人。初为人父的马修感到无比高兴与激动,并驾车回唐顿告诉大家喜讯。当马修高速驾驶在路上时,没留意到对面转角迎来另一辆汽车。为了避免相撞,马修只好紧急左转而飞出道路,连车带人滚下斜坡。另一名司机下车帮忙,却发现马修倒在血泊之中。此事玛丽正微笑地抱着儿子,沉浸在幸福之中,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丈夫与孩子的父亲已经离开人世。

1922年

一身黑色的玛丽

马修去世后六个月,玛丽仍旧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只穿黑色衣物,对其他人冷若冰霜,对儿子也不甚关心,留给保姆照料,称他“可怜的小孤儿”。她和伊迪丝的关系也陷入尴尬。尽管一些家庭成员,包括卡森先生和同样丧偶的汤姆想要帮她走出阴霾,她却忽视或拒绝了他们。汤姆认为玛丽需要一些信念来倚靠,例如为自己的儿子管理和守护唐顿庄园。但罗伯特却拒绝了汤姆的建议,声称玛丽不应该为这些事情分心,他认为由于马修没有留下遗嘱,他自己将暂时接管乔治继承的唐顿所有权。

一次,玛丽对卡森感到有点生气,因为她认为不该他告诉她如何去做。更火上浇油的是,晚餐时当奶奶与汤姆鼓励玛丽参与庄园管理时,父亲再次试图干涉。她因此情绪失控,告诉大家别烦她,然后就离开了餐桌回到自己房间。直到玛丽的奶奶维奥莱特·克劳利与玛丽进行了一番促膝长谈后,她才开始接受马修已经死亡的现实。这次谈话中,她告诉奶奶,她仿佛变回了过去那个冷漠的自己,她的善意只存在于马修的想象,不明白为何要找她谈这些。维奥莱特回答说,因为她是她奶奶,并且爱着她,并告诉她要学会在逝者与生者之间做出选择,玛丽开始明白她应该好好面对生活。

玛丽决定振作起来后,首先就自己之前说话的语气向卡森先生道歉。她在看着自己长大的管家面前崩溃了,告诉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生活。卡森安慰了玛丽,告诉她她是一个坚强的女性,一定会找到方法。

身穿淡紫色裙子的玛丽参与庄园管理。

不久后,玛丽决定褪下黑装,换上一件淡紫色裙子去参加讨论庄园管理的晚宴,这表明她已经开始重拾生活的信心。接着,唐顿收到一箱马修的遗物,卡森先生决定先送给罗伯特过目,以免玛丽睹物伤心。罗伯特在其中发现了一封马修在前往苏格兰之前写下的信,信上说明了万一自己死亡后他的意愿。罗伯特起初不愿把信交给玛丽,但后来被维奥莱特说服。马修在信中说,想要玛丽成为自己的唯一继承人,同时表明尽管这不是一份正式的文件,他打算在苏格兰之旅结束后立下正式条文。然而,罗伯特仍旧认为这不算一份遗嘱,直到请自己的律师乔治·默里确认该信件具有法律效用,于是玛丽最终成为马修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很显然,一开始对玛丽拥有的唐顿所有权感到不悦,他不断提醒玛丽那不能算正式遗嘱。晚餐时,玛丽告诉大家,既然遗嘱有效,那么她的意见应该得到重视。罗伯特对未来愿景中自己的地位下降略感恼怒,一股脑把一堆需要决定的庄园事物扔给玛丽。有鉴于此,维奥莱特邀请玛丽与汤姆到她家谈话。她希望汤姆能成为玛丽的“指导者”,帮助她理解唐顿的运作,如农场耕作等等。汤姆和玛丽愉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随即讨论了唐顿管理的相关事宜,在谈及高额遗产税的缴纳时,汤姆告诉她罗伯特打算卖掉一部分土地来一次缴清,两人都对这个主意不认同。当罗伯特终于接受马修信件是遗嘱的事实时,玛丽向他表明了自己对卖地方案的反对。玛丽与汤姆合作管理庄园,甚至开始投入家猪养殖业。

玛丽与童年旧友、现在的吉林厄姆子爵托尼·福伊尔重逢。托尼展开了对她的追求,但她因为还没从马修的阴影中完全走出,所以拒绝了他,但仍旧回了他一个吻,后来她得知托尼已经订婚时,对此感到有些后悔。

Th-10-rggr.jpg

接着,玛丽又与旧追求者伊夫林·内皮尔重聚,但和他上司、一位政府官员查尔斯·布莱克相处得不太融洽,因为她认为他不关心地主的利益。但后来,庄园饲养的几头新猪状况不太好,她与布莱克都愿意为了帮助它们而弄得自己一身泥,随后两人更加尊重对方了,布莱克也提升了对玛丽的好感。

吉林厄姆子爵回到庄园,下决心得到玛丽的他取消了婚约。玛丽的家庭开始留意到她的追求者们。

玛丽是第一个知道罗斯杰克·罗斯关系的人。罗斯表明了自己想要嫁给杰克的计划后,玛丽亲赴伦敦与他谈话。杰克的真诚与对罗斯的挚爱打动了玛丽,但他也决定为了不让罗斯收到社会舆论的伤害而终止这段感情。她也是继休斯太太之后第二位知道安娜遭受侵害的人,安娜向她说出了施害者的身份,她感到自己应该为安娜做点什么。所以她与吉林厄姆子爵见面,坚持要求他解雇自己的贴身男仆格林,但没有告诉他原因。吉林厄姆子爵随后告诉她格林意外死在街头。

1924年

吉林厄姆子爵前来拜访玛丽,并提议两人成为情人,玛丽表示同意。他们在利物浦进行了一次秘密的约会,玛丽对家人谎称是去见一位朋友安娜贝勒·朴次茅斯。她对查尔斯·布莱克表示歉意,如果自己伤害了他。但布莱克坚称自己为她感到高兴,只希望她能确定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因为他感觉玛丽远比吉林厄姆子爵聪明。

安娜对玛丽的决定感到紧张,尤其是玛丽还要她帮忙到药店购买避孕工具。两人欢愉之后,却被维奥莱特的管家斯普拉特无意撞见。他通知了维奥莱特,她立即为他们一起出现在利物浦编了一个理由,不过随后让玛丽到寡居屋来询问此事。玛丽坚持自己作为一个现代女性,这种行为没有什么错误,但维奥莱特坚信她是被引诱的。

玛丽声称两人的婚姻大事还无定下来,维奥莱特催促她赶快做出抉择。但玛丽随后赶到有些后悔,她对汤姆坦承自己似乎做了错误的选择,因为他和吉林厄姆没什么共同之处。于是她决定分手,这令吉林厄姆感到失望。

萨拉·邦廷的影响下,汤姆又开始为自己的政治观点发声,玛丽评论说汤姆重新变回原来那个他了,她承认这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一件坏事,但对汤姆个人而言却是好事。她告诉汤姆尽管不赞同他与邦廷的友谊,但仍然不希望他离开唐顿。

玛丽去约克找一位美发师剪了一个波波头,展示给自己的家人看。

和其他家人不同,玛丽并不关心伊迪丝一段时间的消失,由于不知道妹妹的困境,她和罗伯特一样反对领养玛丽戈尔德。随后她与家人一起到伦敦参加表妹罗斯与阿提库斯·奥尔德里奇的婚礼。罗斯即将前往纽约,同时汤姆也要离开唐顿去美国开始新生活,玛丽对此表达了自己的伤感,但却没有对他们说告别。

圣诞节时,玛丽和家人一起拜访了布兰克斯特城堡,受到奥尔德里奇家族的款待。她注意到斯托厄尔管家对待汤姆十分无礼,所以要托马斯·巴罗作弄一下他。她随后发现了辛德比勋爵不堪的过去,但和罗斯一道守住了这个秘密。随后她遇见了赛车手亨利·塔尔博特,并和他共舞。

唐顿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圣诞派对,玛丽和儿子乔治、汤姆、西比,伊迪丝和玛丽戈尔德一起装饰了圣诞树。

1925年

玛丽在和父亲一起参加了猎狐,打猎过程中她注意到丽塔·贝文,但并没有认出是谁。贝文告诉玛丽有她和吉林厄姆子爵共度一夜的证据,并以此敲诈玛丽1000英镑。

玛丽认为自己不该由贝文宰割,并把此事告诉了安娜,安娜对她的处理方式表示赞同。贝文再次出现,并直接闯进了玛丽的卧室,重申了她的威胁,玛丽又一次拒绝了。贝文第三次出现时,直接去找了罗伯特。罗伯特给了她50英镑让她保密,如果她拒绝的话,罗伯特将会报警,以敲诈勒索罪起诉她。贝文识趣地离开了,玛丽,吉林厄姆子爵与吉林厄姆夫人免于卷入一场全国性丑闻。

玛丽坚持认为管家查尔斯·卡森应该在唐顿的大厅里举行婚礼,或者随便哪间房间,只要他和休斯太太愿意,但休斯太太却有不同想法。随后,玛丽、乔治、玛丽戈尔德与科拉一同到德鲁先生农场参观即将参加莫尔顿肉畜展(Fat Stock Moulton show)的家猪。他们在农场见到德鲁太太,她仍然对玛丽戈尔德抱有很深的感情,科拉见状立马要大家回去吃午餐以免节外生枝。肉畜展上玛丽赢得了第一,但随后却发现玛丽戈尔德失踪了,后证实是被德鲁太太抱到了紫杉农场,不过玛丽对此没有更多怀疑。

玛丽听闻安娜不育之后,预约了自己前些年就诊过的赖德医生,以期能帮到安娜,顺便去伦敦购物一番。她继续坚持卡森与休斯太太在大厅举行婚礼,但在听说休斯太太想要在学校举行后,做出了让步。

玛丽的旧识亨利·塔尔博特跟随姨妈沙克尔顿夫人来到唐顿。她、塔尔博特和汤姆三人相谈甚欢,塔尔博特给了玛丽自己的名片,并约好下次在伦敦时再聚。唐顿曾经的女仆格温与丈夫约翰·哈丁拜访唐顿。玛丽确定自己在哪里见过格温,但记不起来她的名字。格温的身份揭晓后,她与克劳利一家深情地回忆起西比尔小姐。格温走后,安娜为玛丽准备晚餐时,发生妊娠反应,为了避免再次流产,玛丽带着安娜火速赶往伦敦,在赖德医生的治疗下,安娜的孩子保住了。安娜恢复期间,玛丽与塔尔博特安排一起到皇家汽车俱乐部就餐。

玛丽与汤姆观看了亨利·塔尔博特查理·罗杰斯之间的赛车。此后,玛丽,汤姆与亨利一起到酒吧喝酒,他们加深了彼此之间的友谊。内维尔·张伯伦做客唐顿,晚餐时玛丽和所有人目睹了罗伯特呕血的可怕一幕。玛丽与科拉,伊迪丝一起迅速把父亲送往医院。当她无意中听到维奥莱特与科拉讨论伊迪丝与玛丽戈尔德之间的亲密关系时,产生了怀疑。

玛丽和汤姆随亨利到标准餐厅就餐,查理·罗杰斯伊夫林·内皮尔安妮·阿克兰以及另一位女士一并出席。饭局过后,亨利提出送玛丽回家,玛丽吐露自己对汽车的厌恶来自于马修的死因。亨利坚持认为她应该再给汽车一个机会,此事天降暴雨,两人退至一条小巷躲雨。在巷中亨利亲吻了玛丽,并承认了对她的爱意,然而玛丽却感觉这段关系比她预计的进展要快。

为医院筹集基金而举行的唐顿开放参观日中,玛丽也和其他家人一起负责介绍庄园。

玛丽和全家人,伯蒂·佩勒姆,伊迪丝的同事劳拉·埃德蒙兹一起观看在布鲁克兰举办的赛车,亨利与好友查理·罗杰斯共同参赛。在比赛过程中,玛丽倍觉无聊,疑惑这种比赛究竟有什么意义。然而,比赛因为罗杰斯的车祸而终止,他也不幸身亡,这令玛丽回忆起自己已故丈夫的去世。她把罗杰斯的死亡称作本可避免的,血腥而无意义的事业。随后她决定同塔尔博特分手,后者还想说服她回心转意,但玛丽告诉她,两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

对两人关系终结感到失望的汤姆邀请亨利来到唐顿,以期破镜重圆。不幸的是,这激发了玛丽的逆反心理,并把怒火发在塔尔博特身上。在这期间,汤姆偶然向玛丽透露了玛丽戈尔德生母的秘密,玛丽“无意中”迫使伊迪丝把此事告诉她的未婚夫,赫克瑟姆侯爵七世伯蒂·佩勒姆。伯蒂告诉伊迪丝他很难接受娶一个欺骗自己的人,两人关系因此终结,伊迪丝收拾东西准备前往伦敦。玛丽在伊迪丝走前想和她谈谈,但伊迪丝称她“肮脏的,妒忌的,狡猾的(nasty, jealous, scheming) ”,“高傲自大的(stuck-up)”,并且骂了她两次贱人(bitch)。伊迪丝走后,汤姆也责骂了玛丽,称她霸凌而懦弱,毁掉了伊迪丝的幸福。汤姆给维奥莱特写信,请她说服玛丽与伊迪丝和好,并嫁给塔尔博特。玛丽对维奥莱特掏心置腹,告诉她自己不想再要一个死于车祸的丈夫,并坦承自己在看到罗杰斯的车起火时内心希望那不是塔尔博特。 维奥莱特安慰了她,并成功说服她跟塔尔博特与伊迪丝重归于好。玛丽随后来到马修的墓前,请求他的原谅与接受自己准备嫁给另一个人。接着玛丽便请求塔尔博特返回唐顿,向他道歉,两人复合后立即订婚,并在接下来的礼拜六举行了一个小型婚礼。伊迪丝从伦敦回来参加婚礼,并与玛丽冰释前嫌。

2015圣诞特辑

玛丽罕见地展现了对伊迪丝的姐妹之情,她致电伯蒂·佩勒姆让他在伦敦丽兹酒店见不知情的伊迪丝,并安排罗莎蒙德·佩恩斯威克做戏。这招奏效了,伯蒂对伊迪丝说他不能没有她。亨利告诉玛丽他想在唐顿找点事做,因为他不能做一个被富婆包养的穷小子。于是他和汤姆一起着手汽车销售事业,玛丽对此感到激动,因为亨利因为好友罗杰斯的死亡放弃了赛车事业,这样一来又没有放弃对汽车的兴趣。亨利宣布他和汤姆在约克开了一家汽车店,而玛丽则宣布了自己怀孕的喜讯,但让他在伊迪丝与伯蒂去度蜜月前不要告诉任何人。接下来两人一起参加了伊迪丝的婚礼。

卡森多次表现奇怪后,玛丽和罗伯特去楼下看望他。卡森说明了自己患了某种遗传病,和他祖父一样手不自主颤抖,最终导致事业的终结。在一楼大厅里,他递交了辞呈,此时作为客人来参加婚礼的庄园前副管家托马斯·巴罗来帮忙倒香槟,罗伯特见状,邀请他来替代卡森做管家。玛丽与罗伯特对于卡森的卸任感到伤心,亦很感谢他为这个家族所做的一切。正在此时,安娜在玛丽的卧室开始分娩,玛丽帮助他顺利产下了宝宝。

玛丽和其它家人一起庆祝新年,迎接1926年的到来。

性格

玛丽在一开始表现得冷漠无情,尖酸刻薄,捉摸不透,但和马修的爱情点亮了她善良与敏感的一面。马修死后,她心碎欲裂,为其服丧超过六个月。玛丽对家人、朋友以及仆人中的安娜贝茨夫妇十分忠诚。尽管和妹妹伊迪丝长期对抗,两人在对待小妹西比尔的死上还是有着共同善言。和与伊迪丝的关系相反,玛丽深爱着西比尔,对她保护有加。在马修不幸去世后,她在某种程度上又变回过去的自己。她因为差点毁掉伊迪丝的婚姻而和妹妹关系又一次恶化,但后来却主动帮助伊迪丝与未婚夫重修于好。不过,玛丽有时候也会表现出开明与进步的一面,作为妹夫汤姆·布兰森的朋友,她在外甥女和教女西比尔的洗礼问题上站在汤姆一边,展现出她并没有在那个时代的英国很普遍的反天主教偏见。她也支持表妹罗斯嫁给一个犹太人的决定,在当时由于反犹主义的影响,很多人可能会对这桩婚姻不满(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她自己的犹太血统,她外祖父是一个犹太人)。她在工作上也很努力,尽一切可能为儿子保护与维持唐顿庄园

语录

“ I can scramble eggs, but that's about it! ”
—to Charles Blake[来源]
“ You behaved like an idiot! ”
—to Edith Crawley[来源]
“ 你不是第一个想敲诈我的人。 ”
—对丽塔·贝文说。[来源]
“ 我站在那儿,看着一辆车烧成灰,不知道是不是他在车里。我不能再因为车祸失去一位丈夫了。我会活得心惊胆战,每次他比赛,练习 ,试驾都忧心忡忡,我做不到。他会觉得自己必须放弃,但我不希望那样,他会怨我的。 ”
—对维奥莱特·克劳利谈及亨利·塔尔博特[来源]

出场

出场与提及
第一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二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三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四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五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六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注释

外部链接

参考资料

  1. 第二季中,罗伯特在读报纸上玛丽与理查德·卡莱尔爵士订婚的消息时透露了其中间名为约瑟芬(Josephine)。
avatar
avatar
0
@北落师门 这个词条可以放首页推荐吗...
13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大小姐必须可以。不过你是不是先把语录都翻了再?
13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冰火一直就没管夫姓,是不是也考虑一下?要不然太麻烦了
13个月
avatar
0
冰火随便怎么设定都没问题,但唐顿在特定历史阶段要遵照现实...也不麻烦反正完结了。
13个月
avatar
Reasno
0
👍
1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