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雷金纳德·克劳利
Matthew Crawley.jpg
生平
生于 1885年
卒于 1921年8/9月 (36岁)
婚姻
状况
配偶玛丽·塔尔博特
居住地 唐顿庄园唐顿村约克郡英格兰(曾经)
克劳利公馆唐顿村,约克郡,英格兰(曾经)
曼彻斯特,兰开夏郡,英格兰(曾经)
称谓 克劳利先生
马修先生
马修堂兄
先生
贫民守护者(罗斯·奥尔德里奇称)
我亲爱的家伙(罗伯特·克劳利称)
亲爱的(玛丽小姐称)
军事
生涯
克劳利上尉
克劳利中尉(陆军)
资料
性别
身高 6'0" (1,83 m)
发色 金色
瞳色 蓝色
家庭
近亲 玛丽·塔尔博特 (五代远房堂妹/妻子)
乔治·克劳利(儿子)
雷金纳德·克劳利(父亲)†
伊莎贝尔·格雷(母亲)
其他
亲属

查看详细列表

理查德·格雷(继父)
拉里·格雷 (继兄弟)
蒂莫西·格雷 (继兄弟)
阿梅莉亚·格雷 (继嫂/弟妹)
约翰·特恩布尔(外祖父)
爱德华· 特恩布尔(舅舅) [1]
特恩布尔夫人(外祖母)
维奥莱特·克劳利 (三代远房堂亲,岳祖母)
罗伯特·克劳利(四代远房堂亲,岳父)
科拉·克劳利(远房姻堂亲,岳母)
詹姆斯·克劳利(四代远房堂亲)
帕特里克·克劳利(五代远房堂兄弟)
伊迪丝·佩勒姆 (五代远房堂妹)
西比尔·布兰森 (五代远房堂妹) †
汤姆·布兰森 (五代远房姻堂兄弟/连襟)
赫伯特·佩勒姆 (五代远房姻堂兄弟/连襟)
西比·布兰森(外甥女)
玛丽戈尔德(外甥女)
从属
职业 律师
唐顿庄园共同所有人(1920-1921)
忠于 克劳利家族
幕后
演员 丹·史蒂文斯

Downton-icon@2x.png
我会永远爱你,至死不渝。
马修对妻子[来源]


马修·雷金纳德·克劳利(Matthew Reginald Crawley[2],生于1885年[3],卒于1921年9月[4],是一位来自曼彻斯特的律师。他是已故雷金纳德·克劳利医生与其护士妻子伊莎贝尔的独子,作为格兰瑟姆伯爵的远亲,他在所有顺位继承人死亡后获得了该头衔的继承权,并因此搬入唐顿庄园。 在唐顿,他与现任格兰瑟姆伯爵罗伯特·克劳利的大女儿堕入爱河,在八年的情感旅程后终于修成正果,于1920年5月结为夫妇。在克劳利家因为投资失败出现财务问题后,马修把从已故未婚妻父亲处继承的财产用来拯救庄园,并成为了庄园的共同所有人。玛丽怀孕后,于1921年9月产下一子乔治·克劳利。不幸的是,马修在见到儿子后不久便死于一场车祸。马修死后,乔治成为了头衔,爵位与财产的继承人。


生平

背景

马修是现任格兰瑟姆伯爵罗伯特·克劳利的四代远房堂侄。其高曾祖父是格兰瑟姆伯爵三世的小儿子。马修已故的父亲雷金纳德·克劳利是一名研究过儿童传染病的医师。雷金纳德·克劳利与自己的未来内弟爱德华·特恩布尔先生一同在马修的外祖父医师约翰·特恩布尔先生手下接受医学培训。马修的母亲在英布战争期间接受培训成为一名护士。马修的早年生活鲜为人知,只知道他生于1885年,在曼彻斯特兰开夏郡长大,是一位上层中产阶级的儿子。他在拉德利学院(Radley College)接受教育,后来到了牛津大学学习法律。马修与母亲一起生活(父亲在1912年以前已经逝世),是一名专门从事产业法的律师。在应邀搬到唐顿庄园之前,他与格兰瑟姆伯爵罗伯特·克劳利在伦敦见过一次面。

唐顿庄园继承人

马修原是一名曼彻斯特的中产阶级律师,后于1912年接到罗伯特·克劳利的来信,得知自己是罗伯特财产的继承人,并将成为下一任格兰瑟姆伯爵。1912年9月,马修抵达唐顿庄园。

当马修得知自己将是罗伯特的继承人时,他起初想拒绝,但当时没有相应的法律对策可以这么做,于是他和母亲伊莎贝尔从兰开夏郡曼彻斯特搬到唐顿村,并在里彭一家叫哈维尔与卡特的法律事务所找到一份工作。

格兰瑟姆老爷的大女儿玛丽对于马修的到来感到十分不快。作为一名女性,玛丽无法继承父亲的财产和头衔,所以最初家族安排她与前继承人帕特里克·克劳利成婚,可是帕特里克却在泰坦尼克号沉没时淹死了。尽管她并不爱帕特里克,但他们自小一起长大,玛丽认为他比起这个实打实的中产阶级远方堂哥马修,至少处于更好的阶层中。马修和玛丽初次见面时,玛丽无意中听到他谈到克劳利家族可能要把其中一个女儿丢给他做妻子,玛丽因此便对马修先入为主地心生厌恶和反感了,认为他很高傲,甚至有一次提起他说他是“海怪”。

马修·克劳利成长在中产阶级家庭,认为没有必要让仆人为任何人服务。唐顿的当地居民莫斯利被雇为他的贴身男仆,但马修固执地要自行穿衣打扮。渐渐地,马修适应了他在唐顿的生活,尽管他起初不愿承认自己的生活已经改变。无论如何,他开始在工作之余帮助罗伯特管理他的房产,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马修对玛丽一见钟情,他慢慢地尝试和玛丽建立友谊。在1913年到1914年期间他们的关系有所进展并发展成熟,玛丽不知不觉地爱上了马修。马修最终在1914年求婚了,但玛丽决定深思熟虑后再给他答复,因为她对于自己与凯末尔·帕穆克的关系难以启齿,她认为对马修保持缄默就是撒谎,一旦他发现真相就会离她而去。与此同时,玛丽的母亲科拉怀孕了,她上次分娩已是十八年前,假如怀的是个儿子,马修将失去继承权,这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玛丽的姑妈罗莎蒙德·佩恩斯威克建议玛丽缓缓再看。玛丽没有完全做到,她向马修坦白了她所收到的建议,但她对求婚仍然无明确的答复,这伤害了马修,他认为她避而不答是由于自己的中产阶级乡下律师的身份,以及继承权可能被取代。科拉流产后,玛丽依然没有给他答复,马修在游园会上哽咽着取消了求婚,告诉玛丽他将搬回曼彻斯特:“考验结束了。”他走开了,把流泪的玛丽留在原地,只有管家卡森安慰她。几分钟过后,格兰瑟姆伯爵在游园会上宣布,英国对德国宣战了,时值1914年8月4日。

一战

一战爆发后,马修参军,成为了克劳利中尉,两年间远离克劳利家族生活着。1916/1917年他被安排作为一位英国陆军将军的副官,并提拔为上尉。因此,他驱车前往英格兰北部进行新兵招募。战争期间他认识了他未来的未婚妻,律师的女儿拉维尼娅·斯怀尔。1916年他短暂回到唐顿庄园,重回前线之前,将她介绍给了克劳利家族。清晨,唯一前来火车站送别的玛丽让马修惊喜不已,玛丽将儿时至今的幸运符小狗布偶送给了马修,礼节性地亲吻脸颊后,交代他照顾自己。尽管赠送了信物,俩人对萦绕心头的情愫都避而不谈,尤其还因为玛丽正受到理查德·卡莱尔爵士的示爱和追求。回到前线后,马修出门巡逻或者前往战场时,他都随身携带玛丽的幸运小狗布偶,却没有把拉维尼娅的照片放进口袋。

1917年,在格兰瑟姆老爷的催促下,玛丽给前线的马修写了一封信,告诉马修她已经与理查德先生订婚,马修十分沮丧和焦虑。虽然马修已经订婚了,这个消息却深深震撼了他。随后他告诉威廉(原唐顿庄园的男仆现为马修的勤务兵)他想跟威廉单独出门巡逻,威廉对马修突然的决定充满疑问。巡逻途中他们被德国步兵团遭到包围,导致英方报告记录他们在行动中失踪。罗伯特得知后非常震惊,但他只告诉了伊迪丝,他还跟贝茨说他爱马修把他当儿子一样。伊迪丝感到自己必须告诉玛丽马修失踪哦的消息,并非出于恶意,而是因为她知道玛丽还爱他,她得让玛丽有心理准备。不巧的是,她告诉玛丽的时候恰逢她们要为唐顿庄园疗伤的伤员们准备二重奏(伊迪丝钢琴,玛丽唱歌)。就在玛丽正唱着《如果你是世上唯一的女孩》(If you were the only girl in the world)这首歌时,马修和威廉双双出现在唐顿庄园,马修加入了歌唱,完成了这首歌。马修询问玛丽关于她订婚的事,但他说他急着赶去伦敦见拉维尼娅让玛丽有点难过。

1918年,在亚眠战役中,他和威廉·梅森在战斗中遭遇掉在身旁的炮弹,威廉勇敢地挡在了马修前面,保护他免受爆炸的伤害。俩人倒在泥泞的战壕里,威廉压在马修身上,而马修的背部撞击到身下毁坏的木头马车轮上。威廉英勇的举动救了马修一命。莫斯利叫醒罗伯特告诉他威廉和马修身受重伤。玛丽肝肠寸断,但也为马修仍然活着感到庆幸。威廉和马修都被送回唐顿庄园,尽管威廉表面看并无大碍,但他的肺部严重受伤,医生提醒他的父亲和挚爱黛西他很快就会离开人世。威廉随即被转移到庄园的卧室休息,并卧床与黛西就地结婚。马修则被送往唐顿医院,西比尔·克劳利和玛丽焦急等待着他,玛丽自愿成为马修的护士。马修梳洗、穿衣和休息之后,他的母亲伊莎贝尔从法国赶到。

玛丽照顾马修

克拉克森医生告诉罗伯特,马修的脊髓受了重伤也许以后都无法走路也无法生育了。玛丽经不住马修再三诘问告诉了他真相,马修了解到自己从腰部以下瘫痪了,并猜测出自己将无法生育,马修随即取消了与拉维尼娅的订婚,这样她就不用下半辈子都做他有名无实的护士妻子了。

他留在唐顿疗养,由玛丽照顾他,这引起了玛丽和理查德爵士的摩擦。1918年11月11日,二战结束,马修开始感觉到腿部恢复了一些知觉,他偷偷告诉了约翰·贝茨并要求他保守秘密,贝茨先生曾在布尔战役中腿部受伤。贝茨也帮助马修康复,他推着轮椅带马修到处蹓跶,帮他回到他卧室里专用的病床上。

战后

Downton-icon@2x.png
你曾经爱过她,你确定你不会再次爱上她吗?
维奥莱特问马修他对玛丽的感情


马修的身体恢复时期,科拉和理查德爵士认为玛丽跟马修走得太近了,于是科拉以马修的心愿为由邀请拉维尼娅到唐顿,她的到来令马修、玛丽和罗伯特都很愕然。

当马修和玛丽谈起两人的关系时,马修说他无法生育一个继承人而理查德可以给玛丽一个孩子。拉维尼娅告诉马修她依然深爱着他,不管怎样她都愿意照顾他,凭着对马修的深情,拉维尼娅愿意奉献一生,马修深受感动。

一次拉维尼娅单独在房间的时候,她去搬走一托盘的茶杯,但被一张脚凳绊倒了,这一情景竟然促使坐在轮椅上的马修条件反射地起身去扶她的手臂以防止她摔倒受伤,他的起立令两人非常惊讶。当大家都为马修的康复感到高兴的时候,理查德开始担心玛丽会为了马修离开他。克拉克森医生也坦言说他先前对于马修的诊断过于谨慎了,因为他不愿意给马修他还能继续行走的渺茫希望。马修随即宣布他将和拉维尼娅举行婚礼。

马修疗养时没有回到克劳利庄园和母亲住在一起,而是继续留在唐顿,自己使用一根手杖来练习走婚礼的走道。然而,维奥莱特来拜访他并告诉他玛丽依然爱着他,她也希望马修娶的是玛丽而不是拉维尼娅。维奥莱特提醒马修,马修作为继承人是不宜有离婚的选择的,他必须对婚姻深思熟虑。马修尽管也爱着玛丽,但他认为和拉维尼娅结婚是他必须做的,因为拉维尼娅在他残疾和无育的情况下也乐意嫁给他。

到了1919年4月,马修准备好跟拉维尼娅举行婚礼了,此时一种叫做西班牙流感的传染病侵入了唐顿庄园,查尔斯·卡森、科拉和拉维尼娅都感染了。一开始,只是科拉病得很厉害,拉维尼娅症状很轻,她在晚餐提前退席之后就留在唐顿休息。拉维尼娅休息的时候,马修打开留声机播放他们收到作为结婚礼物的唱片,邀请玛丽一起跳舞。跳舞的时候,他们谈论了彼此的关系,马修为撤销他和玛丽的婚约而向她道歉,并且吐露说他娶拉维尼娅只是出于义务并暗示他仍然爱着玛丽,然后他们接吻了,却不知道拉维尼娅正在身后的楼梯上看着他们。拉维尼娅没有当场拆穿而是回房休息了。

玛丽与马修共舞

庄园里大家的病情迫使拉维尼娅和马修推迟了婚礼,因为担心父亲的心脏很虚弱,西班牙流感可能危机父亲的健康,拉维尼娅不想要父亲前来。拉维尼娅病症显得很轻,她卧床休息时,坦诚地告诉陪在身边的马修,她听到了他和玛丽的谈话并表明了自己的爱意,但既然马修心有所属,自己并不想嫁给马修。她还说,于她一个小人物而言,唐顿庄园的财产和头衔都太沉重了,她并不想成为“郡之女王”。马修非常吃惊,想让她回心转意,但拉维尼娅说自己很疲惫想休息让他离开。马修只好走了,但想晚些时候再跟她谈谈。

不一会儿工夫,马修进餐之时,西珀尔跑进来告诉他拉维尼娅情况相当糟糕,疾病已经蔓延到她的肺部,无法控制了。克劳利一家赶到她的床边,拉维尼娅跟马修说,关于跟玛丽还是自己结婚,马修不用做这个艰难的决定,她只是希望马修快乐,马修握着她的手想让她安心,说完她就离开人世了。葬礼过后,马修告诉玛丽拉维尼娅死前看到了他们跳舞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认为她是因此深受打击心碎而去的,他们的感情是诅咒的,他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了。玛丽虽然很崩溃但很理解,她随后接受了理查德先生送她回家的邀请。

1919年圣诞

Downton-icon@2x.png
我们各自走过一段旅程;现在是时候携手同行了。
马修对玛丽的第二次求婚


1919年的圣诞, 马修与玛丽的关系随着时间日渐破冰趋于和谐,他们仍然相爱着这个事实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理查德 ·卡莱尔认为玛丽推迟婚礼是因为马修,他感到很嫉妒,之后他和玛丽发生了争执。马修告诉玛丽,她没必要嫁给理查德,或者因为某个她不愿启齿的原因而嫁给任何一个人, 只要他活着, 玛丽总会在唐顿庄园有个栖身之地。此时传来拉维尼娅的父亲雷金纳德 (这同时也是马修父亲的名字和马修的中间名)病逝的消息,马修的义务是把他的骨灰和拉维尼娅葬在一起,玛丽问马修是否愿意她陪他完成这件事,但却没有受到邀请理查德,这让理查德很心烦。他们在雨中离开拉维尼娅的墓碑的时候,伊莎贝尔劝马修去争取玛丽,不要因为与拉维尼娅的过去而放弃。马修原本坚持认为自己不值得得到幸福,但他对玛丽的爱很快战胜了一切心理障碍。

罗伯特的失踪后,马修帮忙寻找,路上他诘问玛丽为何明明她和理查德相处不来却要嫁给他。玛丽一开始不愿诉说,但最终说出原因,因为凯末尔·帕穆克在与她温存时死在她的床上,她已经失去了清誉,这令马修相当震惊。他同时知道了理查德正对大众隐瞒着此事,一开始是出于对玛丽的喜欢,现在却成了一种勒索。科拉在隐瞒此事多年后也终于对罗伯特坦白,凯末尔不是在他的客房心脏病发而是死在了玛丽的床上,是科拉帮助安娜和玛丽把他的尸体移回他的房间。玛丽接着向父亲承认了此事。罗伯特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玛丽她不是唯一一个会犯错误的人,他也曾经差点跟一个女仆出轨,幸好在贝茨差点撞见时克制了自己。罗伯特力劝玛丽解除婚约,搬去美国找个西部牛仔,玛丽如释重负并与理查德先生解除了婚约。理查德怒气冲冲,正要对玛丽爆发之时马修进来了。理查德见马修又一次护着玛丽非常愤怒,他激怒马修说拉维尼娅告诉过自己她知道马修从来没有爱过她,两人大打出手,随后罗伯特出现阻止了他们。理查德第二天离开了唐顿。玛丽告诉马修,她准备去美国外祖母家待一段时间等丑闻淡去。

那天晚上,唐顿正举办着仆人的晚会,玛丽独自一人走出门站在小雪中。1914年8月4日,马修在游园会上跟玛丽取消了求婚,当时玛丽问他:“如果我接受了你,你会留下来吗?”这一天,1920年1月3日,马修问玛丽:“如果我请求你,你会留下来吗?”玛丽正担心马修会拿“凯末尔事件”来说事,或是无法原谅自己背叛了拉维尼娅,马修很确定地说,他一直在过自己的生活,玛丽也在过自己的生活,现在是时候一起生活了。玛丽不知所措,马修单膝下跪再次向玛丽求婚,玛丽欣喜地答应了,马修在雪花纷飞中抱住了玛丽。

婚姻

1920年春,马修和玛丽数月后就要结婚了。这时,他收到消息说他有机会成为雷吉·斯怀尔的继承人。他认为自己对拉维尼娅的病逝负有责任,在拉维尼娅身患西班牙流感之时,是他让她伤心欲绝,失去了生活意志。马修不想接受这笔客观的遗产,玛丽起初也表示理解和支持。婚礼正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准备着,罗伯特·克劳利不久后得知,他原先将唐顿庄园的财产——包括科拉的财产投资了一条加拿大的铁路公司,然而由于铁路公司破产,所有的投资有去无回了,他把此事告诉了玛丽。玛丽相信马修可能继承的遗产能够拯救庄园,但是马修并不想接受。玛丽感到这是两人性格方面的根本差异,甚至仔细考虑过要取消婚礼。幸好安娜和汤姆——西比尔的丈夫从中调解,马修和玛丽六年来分分合合的爱情才在第二天以婚礼画上圆满的符号。

玛丽与马修在教堂的婚礼

财务困境笼罩着这段婚姻的开端。玛丽和维奥莱特想寻求玛丽的外婆玛莎·莱文森的支持,但玛莎只同意提供科拉每年的置装费,而无法挪用更多丈夫的遗产来更多来拯救唐顿庄园。此后马修和玛丽对于斯怀尔先生遗产继承之事又争论不休。此时又确认了雷吉·斯怀尔的另外两个顺位继承人都不在人世,马修不得不成为继承人,但他还是决定放弃遗产。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雷吉·斯怀尔是在完全清楚他和拉维尼娅之间的事情的情况下让他作为第三继承人的,他知道假如拉维尼娅还活着女儿和马修是不会结婚的。生病之时,拉维尼娅写了一封信给父亲告诉他马修是个善良的人,因为即使爱着玛丽,他也会信守自己的承诺与拉维尼娅结婚。马修终于接受了这份遗产,并将其投资到唐顿庄园,与罗伯特一同成为庄园共同的主人。

共同管理庄园的开始并不十分顺利,马修发现罗伯特管理庄园的方式非常奢侈,马修提出改进建议,而罗伯特坚持维持原貌,两人之间产生了很大摩擦。在这期间,西比尔和汤姆回到庄园,西比尔生下了一个女儿,随后就因为子痫过世。西比尔的死亡使唐顿庄园沉浸在悲伤和不安中。目睹了西比尔的病发后,马修和玛丽之间的感情更深厚了,他们继续为了怀上孩子而努力。

马修很快和汤姆联合起来一起说服毫不情愿又懊恼难过的岳父改变经营唐顿庄园的方式。他们制定了未来经营唐顿庄园的计划,从原来的租户那里把没有合理使用的田地买回来耕种,养殖绵羊,扩张农场。此外,因为玛丽一直没有怀孕,马修开始怀疑自己会因战时的旧伤而无法生育。他向专业医生打听是否接待过自己的妻子,由于医患保密协议,医生表示不能谈论此事,但他对名叫克劳利夫人没有印象。马修下楼出门时,发现玛丽竟然出现在接待处,使用的是母亲的娘家姓,莱文森。马修请她吃饭逗她开心,他以为妻子至今未孕是丈夫的问题,而玛丽却告诉他是自己的身体问题,马修很吃惊。玛丽羞于说出口于是没有细说自己接受的是什么手术。原来玛丽是因为手术才禁欲,他们已经有几周没有过夫妻生活,马修都开始担心玛丽已经厌倦了自己,他对玛丽身体恢复感到很欣慰。玛丽安慰马修说,医生保证说她六个月内就可以怀孕。

死亡与儿子的出生

马修,玛丽与他们刚出生的儿子

Downton-icon@2x.png
我好像吞了一盒烟火似的心花怒放。
马修提及儿子的出生


1921年1月玛丽怀孕了[5],怀孕八个月之时,即1921年9月,玛丽跟随马修和父亲一家到苏格兰高地的唐伊阁城堡的亲戚家作客。马修、罗伯特和卡森都特别关心玛丽,希望玛丽留在家休息,尤其因为发生过西比尔的生产事故,但玛丽坚持要去。玛丽跟女眷们待在一起,保持小心翼翼。马修跟罗伯特和休·麦克莱尔一起去打猎,随后跟迈克尔·格雷格森一起去钓鱼,并对他和伊迪丝的关系给予了建议,马修认为迈克尔已婚的身份只能选择结束和伊迪丝的关系。

搭乘马车郊游和舞会上情不自禁的跳舞造成了身体的颠簸,玛丽感到不适,决定提前回家。马修坚持要陪玛丽回去,但玛丽立刻拒绝了,她说这样离开对休和苏珊而言很没礼貌,她希望马修在孩子出生前都好好度假。刚抵达唐顿村的火车站,玛丽就要待产了,安娜和司机赶紧直接把她送到医院。安娜告诉卡森,卡森通知了唐伊阁的家人尽快搭火车回来。玛丽待产时,马修的母亲伊泽贝尔·克劳利到医院安慰她,玛丽坦言,马修一不在身边她都六神无主了。卡森告诉司机把马修的车开到火车站,马修到了以后会自行驾车直接到医院。尽管婴儿早产了三周,玛丽安全地生下了一个男孩,后取名乔治·克劳利。当玛丽怀抱着还没有名字的儿子时,马修就出现在门口,询问说他这个“浑身汗臭和泥土的流浪汉”能否进门。马修对于孩子的出生欣喜若狂,他说他“几乎要跳起吉格舞”了,感觉他“好像吞了一盒烟火似的心花怒放。”他告诉玛丽,她将是一个绝妙的母亲,她将是他“永远的玛丽”,他会“每天都爱她更多一点”。

驾车回唐顿庄园的马修

在驾车回唐顿庄园要跟家人们分享儿子出生的喜讯时,马修徜徉在满怀喜悦和骄傲的情绪中,急速前进,没有留意路况,在一个小山坡处遇到一辆相对开来的小型运货卡车,为了避免撞向对方,马修只好紧急左转,车子翻倒后压在他身上。马修看起来颈部和头部严重受伤,血顺缓慢地流到他的脸上。[6] 他因车祸而不幸身亡,年仅36岁,而此刻毫不知情的玛丽仍在医院幸福地怀抱着他们的孩子。

死后

1922年2月,剧中并未出现马修的葬礼场景,但莫斯利的父亲维奥莱特·克劳利远远看着马修坟墓顶部的装饰安装好。为了安装稳固,这个部分只能在安葬六个月后装上去。玛丽睡在床上原来两人的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他们的结婚照,梳妆台上放着马修的单人照。六个月过去了,玛丽仍然沉浸在怀念马修的悲痛中。马修的母亲伊泽贝尔独自待在克劳利家,屋子里摆放着马修和玛丽的结婚照。伊迪丝前来拜访,敦促她到庄园来看看外孙。伊泽贝尔说,身为一个母亲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她感到自己没有存在的意义,不知道以什么身份生活在这世上。老妇人也前来鼓励她作为一位奶奶打起精神来。沉痛的伊泽贝尔告诉维奥莱特,她现在只是一位自己端着盘子吃饭的老妇人罢了,她也不再需要莫斯利的服务了。伊泽贝尔表示,儿子作为一向谨慎小心的律师匆匆离世居然没有提前留下遗嘱。结果是,罗伯特认为玛丽持有唐顿庄园六分之一的财产,而他自己掌握着乔治的那部分财产,所以玛丽对于如何经营庄园没有什么话语权。

然而,一封马修在全家前往唐伊阁城堡之前写下的信被发现了。信中表明了他准备在回来后正式把玛丽立为自己财产唯一继承人的意愿,因为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未出生的孩子是男是女。大部分家庭成员都为玛丽感到高兴,但罗伯特却不愿承认这份非官方“遗嘱”的法律效用。不过他的律师确认了该信件有效,于是玛丽现在拥有了庄园的近半所有权。

人物关系

玛丽·克劳利

Downton-icon@2x.png
我对你的爱与日俱增。
马修对妻子说


在第一次谈不上愉快的会面中,玛丽嘲讽马修成为继承人是个笑话。尽管玛丽并不认可他,还时常无礼地讽刺马修的中产阶级生活,马修还是很快爱上了她。渐渐地他们越来越熟悉成为了朋友。

玛丽与马修在集市

马修从暴乱中救出了西比尔小姐。当西比尔在楼上面对着愤怒的父母时,玛丽和马修第一次有机会单独相处,尽管是隔着桌上的三明治。玛丽说马修可得小心不要伤了西比尔的心,因为她认为西比尔喜欢上马修了。马修答道,“你(玛丽)是不会犯这样的错了。”指的是,她不会犯下喜欢上自己这种错。玛丽说,“噢,我不知道。”玛丽突然承认自己对马修有好感,而且不仅仅是有好感而已,这令马修很惊讶。他们热烈地接了吻,后来,马修求婚了。

玛丽和马修分享三明治

玛丽告诉吃惊的母亲她爱上了马修,也许比她承认自己爱上他的时间还要久。她反复考虑,只是因为她担心她必须告诉马修自己已经失去了清白之身,土耳其外交官凯末尔·帕穆克死在了她的闺床上。后来她的姑妈罗莎蒙德·佩恩斯威克提醒玛丽,马修只是一个中产阶级律师,他既不富有也没有权势,她肯定会厌倦的。最终,玛丽决定迟些时候再告诉马修她是否接受他的求婚。此时,情况由因为母亲以外的怀孕而变得更加复杂,如果母亲怀的是个男孩,马修就不再是继承人,而玛丽就只是一个中产阶级律师的妻子而已。玛丽迟迟未答复让马修怀疑她的感情,于是马修取消了求婚。

第二季的开头,他跟拉维尼娅·斯怀尔小姐订婚了。但是,当他知道他因为战争受的伤将使他可能永远无法行走或进行性行为的时候,他取消了婚约。玛丽也刚刚与理查德爵士订婚,成为他最关心的人。

马修和拉维尼娅小姐

拉维尼娅此时在科拉和理查德先生的秘密暗自下回到唐顿。拉维尼娅被一张脚蹬绊倒时,马修为了扶住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马修随后渐渐恢复并重新履行与拉维尼娅的婚约,于1919年四月在唐顿举行婚礼。在宣布喜讯的夜晚,维奥莱特告诉马修,玛丽依然爱着他,马修表示他将忠诚于拉维尼娅,尽管他对玛丽的爱火就此重燃,尤其当她在医院照顾轮椅上的自己的时候。

第二季的尾声,科拉和拉维尼娅都染上了西班牙流感,在唐顿庄园卧床不起。拉维尼娅恢复期间,马修和玛丽单独跳舞时为自己之前跟玛丽分手道歉,他承认自己依然爱着玛丽,然后两人接吻了。然而这一切被离开病床站在楼梯口的拉维尼娅看在眼里听进心里,拉维尼娅在病床上直接问了马修此事。不久,她的病情突然恶化了,她暗示马修不必在她和玛丽之间做艰难的选择,因为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她只希望马修过得幸福,记得她的好足矣。马修认定是他将拉维尼娅推向了死神,因为她看到了他和玛丽之间发生的事情。在墓地里,马修跟玛丽说,他们之间的爱情是被诅咒的,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结局。理查德先生将心烦意乱的玛丽送回了家。

Image7.jpg

在圣诞特辑里,每个人都在庆祝1920年的到来,科拉向罗伯特坦言,玛丽答应嫁给理查德先生是因为理查德威胁说要将玛丽和帕穆克之间的详情公诸于众。罗伯特和玛丽详谈了一番,他允许玛丽取消这个订婚。玛丽将她和帕穆克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马修,马修十分震惊,但他明确表示,他绝对不会也绝对不可能鄙视她。

马修的母亲伊泽贝尔鼓励马修为玛丽出头,理查德先生和玛丽婚约解除后,马修和理查德之间爆发了一场争吵。理查德先生气急败坏口无遮拦,他忿忿地告诉玛丽和马修,拉维尼娅早在几年前就告诉理查德,她知道马修还爱着玛丽,她很担忧。拉维尼娅跟理查德先生吐露,她一直在等待玛丽和马修承认他们依然相爱,这样自己和理查德先生就可以各自找到真爱了。理查德说了这些以后,马修愤怒地直接开打,他往理查德脸上揍了一拳,打斗中还打破了一个贵重的花瓶,直到罗伯特厉声喝道“马上给我停下”,两人才停止。

理查德先生第二天离开了唐顿,玛丽为自己利用了他而向他道歉。玛丽打算去美国避过流言蜚语,晚上,马修问玛丽是否愿意为了他留在唐顿庄园。他向她保证,帕穆克的绯闻和拉维尼娅离开人世的悲剧将永远不会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玛丽既惊讶又欣喜,她答应了他的求婚,但要求马修必须跪下来求婚,这是六年前第一次求婚他没有做的事情。

马修与玛丽在雪中相拥

第三季里,按照剧情发展马修要与玛丽成婚,但两人的意见不合又导致了一些争执。玛丽得知唐顿庄园由于父亲的投资失败可能保不住,未来将有变数,充满了不确定,玛丽希望能够留在唐顿庄园,但是马修想要生活得远一点儿,过简单朴素的生活。马修收到消息,拉维尼娅的父亲雷吉·斯怀尔先生去世并将他任命为其中一个继承人,但他仍然对拉维尼娅的离世感到非常自责和内疚,所以他拒绝继承遗产,而玛丽希望他利用这笔遗产来拯救唐顿庄园,两人之间起了摩擦。在是否拯救唐顿庄园的命题上,马修将自己的原则和道德置于首位,这令玛丽很心烦,以至于马修都不敢期待她会出现在婚礼上了。但她最终还是作为新娘来到婚礼,两人去了发过度蜜月。马修和汤姆·布兰森之间建立了紧密的友谊,他邀请汤姆作为他的伴郎,并帮助汤姆融入唐顿大家庭。玛丽猜测也许拉维尼娅小姐已经将实情告知斯怀尔先生,斯怀尔先生可能知道马修当时爱的并不是他女儿这件事,但马修不愿意相信,直到玛丽小姐找到证据——拉维尼娅在她离去当天寄了一封信给父亲。马修放心地集成了遗产并将其投资到唐顿庄园,成为了唐顿庄园的共同拥有人。而汤姆成为了唐顿的产业代理人,因为前任代理人已经辞职。西比尔死亡后,玛丽和马修感情越来越好,夫妇俩积极怀孕造人。马修担心是由于自己曾经一战中瘫痪的伤势问题导致无法生育。科拉让玛丽去找伦敦的妇产科医生,玛丽发现问题是在自己身上,她随即做了手术。玛丽和马修同时去了同一家医院,就在马修准备离开时,他发现了前来就诊的玛丽出现在前台。玛丽不情愿地告诉马修自己做了手术,医生认为她很快就会怀孕了。1921年一月,玛丽怀孕,但就在马修第一次见过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不久,马修便在在赶回唐顿庄园准备告诉一大家人他的继承人出生的路上死于车祸。

拉维尼娅·斯怀尔

Tumblr me2w6j1NcV1r6etgso3 500.jpg

拉维尼娅·斯怀尔是马修战时的未婚妻。她在身染西班牙大流感时撞见了马修与玛丽在舞后相吻。她在病榻前告诉马修自己尽管多么爱他,并想与他相伴一生,但她知道马修爱的是玛丽,所以推迟了婚礼。在弥留之际,她要马修为她开心地活着,并记着她的好。在她葬礼之后,马修被愧疚与自责深深地折磨着,因为他相信是自己令拉维尼娅心碎而导致了她的死亡。

汤姆·布兰森

Allen-leech.jpg

前两季时,马修和汤姆关系如同一般家庭成员和仆人一样。当马修把西比尔从里彭的一次集会上救出来后,西比尔对他似乎有些倾心,汤姆对此感到些许醋意。第三季时,汤姆在与西比尔结婚后,和马修成为了亲密的朋友,因为马修想帮他融入这个家庭,甚至请他当自己的伴郎。西比尔死后,两人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并一起计划管理与改革唐顿庄园。马修也曾教过汤姆打板球。

语录

“ 是格兰瑟姆伯爵写来的......他想改变我们的生活。 ”
—对母亲说。
“ 看来我们的魅力指数有待提高。 ”
—与伊夫林·内皮尔谈论凯末尔·帕穆克对玛丽的吸引。
  • "Maybe I'll shine by comparison." - to Lady Mary at the Downton flower show
  • "If you really like an argument...we should see more of each other." - to Lady Mary while sitting next to her on a bench in the garden
  • "Don't play with me. I don't deserve it." - to Lady Mary.
  • "Do you love me enough to spend the rest of your life with me? If you don't, say no. But if you do. say yes." - to Lady Mary
  • "I cant be sure, of you or of anything it seems"- to Lady Mary as he breaks his engagement with her.
  • "You've shown me I've been living in a dream and its time to return to real life. Wish me luck with that Mary, God knows I wish the best for you"- to Mary as he withdraws his proposal.
  • "I hardly know him, but I'm sure I'll like him when I do. That's if he's good to you. If he's not, then he has me to answer to." - talking to Mary about Sir Richard Carlisle
  • "You have been taking those logic pills again. We're in the army, Mason, we're going on a patrol because we're going on patrol." - talking to William in the trenches
  • "I keep thinking about William, and how he should be here. Not exactly instead of me, but sacrifice should be rewarded."- to Mary as she wheels him around the estate.
  • "You know cousin Violet came to me. Told me to marry you." - telling Mary about her grandmother's views on their relationship
  • "Well I couldn't could I? However much I might want to." - refering to Violets wish to break off the engagement with Lavinia and confesion that he still loves Mary
  • "You don't have to marry him, you know. You don't have to marry anyone. You'll always have a home here as long as I'm alive." - to Mary after he overheard an argument between her and Sir Richard
  • "Wanted to find out what you meant when you said you had to marry Carlisle and that I would despise you if I knew the reason" "Please tell me"- to Mary on why she still wanted to marry Carlisle even though she dislikes him.
  • "I never would, I never could despise you."-to Mary
  • "Even so, you must not marry him"- to Mary when he talks to her about calling off her engagement with Sir Richard.
  • "Would you stay, if I asked you too?"- asking Mary to stay instead of going to America
  • "You've lived your live and I've lived mine. Now it's time we live them together." - indirect proposal to Mary
  • "Lady Mary Crawley, Would you do me the honor in becoming my wife?"- to Mary as he proposes for the second time.
  • "I'm looking forward to all sort of things." - talking to Mary about life after their wedding
  • "It's because of something Tom said. That I won't be happy with anyone else as long as you walk the earth. Which is true! And...I think you feel the same about me." "Can I kiss you? Because I need to...very much!" - talking to Mary at her bedroom's door the night before their wedding
  • "You came. To be honest I wasn't completely sure you would." - to Mary at the altar.
  • "So there's a country boy inside the revolutionary." - to Tom Branson upon learning Tom's grandfather was a sheep farmer.
  • "You're on my team now." - to his wife.
  • "This is somewhat like the outer circle to Dante's Inferno." - to Lady Rosamund Painswick and Lady Edith while entering the "Blue Dragon"
  • "I'm on the side of the downtrodden." - to Lady Rose MacClare.
  • "Come here." *Holds out hand* Mary- You'll make me untidy." Matthew- *smiles* "Good." - talking to Mary in their bedroom
  • "Well I must take one thing for granted. That I will love you until the last breath leaves my body"- to Mary
  • "You'll be my Mary always, because mine is the true Mary."- to Mary Crawley after the birth of his son.
  • "Do you ever wonder how happy you've made me? And I want to tell you that I fall more in love with you every day that passes!" - telling Mary about his feeling after the birth of their son.

出场

出场与提及
第一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二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三季 第一集
出场
第二集
出场
第三集
出场
第四集
出场
第五集
出场
第六集
出场
第七集
出场
第八集
出场
圣诞特辑
出场
   
第四季 第一集
提及
第二集
提及
第三集
提及
第四集
提及
第五集 第六集
提及
第七集 第八集 圣诞特辑
提及
   
第五季 第一集
提及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提及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提及
第八集 圣诞特辑
提及
   
第六季 第一集
提及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提及
第六集
提及
第七集
提及
第八集
提及
圣诞特辑

参考资料

  1. 官方第一季剧本第二集中伊莎贝尔分别称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为“约翰·特恩布尔先生”与“爱德华· 特恩布尔医生”。
  2. 马修的墓碑显示他的中间名是雷金纳德(Reginald), 见此处
  3. 马修的墓碑确认了他出生于1885年,见此处
  4. 丹·史蒂文斯:我为什么离开唐顿庄园
  5. 由于玛丽是在怀孕八个月时生产的,所以她怀孕的时刻是1921年9月的八个月前,即1921年1月。
  6. 关于2012圣诞特辑内容的新闻稿,发表于2012年12月26日, 7:56PM
avatar